1. 首页
  2. 皇冠手机网扯

在六安的毛坦厂中学上过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感觉与在其他的学校没有什么不同,因为当初我是从高一到高三都是在毛中念的,因为是应届生,所以基本上没有体会到复读生那样强度大的压力,也会有很多的课外活动,但是基本上到高三

皇冠手机网扯 感觉与在其他的学校没有什么不同,因为当初我是从高一到高三都是在毛中念的,因为是应届生,所以基本上没有体会到复读生那样强度大的压力,也会有很多的课外活动,但是基本上到高三的时候都没有,而且也没有特别大强度的刷题模式,基本上你只要把老师布置给你的任务完成,你就比较轻松,现在在回过去看那三年最让我记忆犹新的应该是每一次的英语单词默写,每一次都让我感觉很慌张,因为基本上每次老师都是抽查对我而言,这应该是成绩排名之外,第二件压力大的事情了。至于外界所说的压力大的要死的,我想那可能是属于复读班吧,因为就我所缺的那三年,我觉得实际上压力还好,可能压力最大的是高考那一次毕竟,几10万考生一起考试呢,一想到我的排名我也是压力山大呀,为三年没有特别轻松,可是也没有压力,特别大,就如同所有的普通高中学子一样,那三年是我人生中最青春的三年

很多的,毛旦厂中学管理非常严格,本地人,家庭条件尚可,孩子对自己不是太严格的,都喜欢送过去。中国群众都是朴实,都是望子成龙的。总是希望孩子有个好的未来。毛中学,虽然褒贬不一,但毕竟在那里不会教坏孩子。繁重的学业让学生绝了其它心思的可能。不过由于孩子学业繁重,有条件的家长会在附近租房子,保障孩子的饮食营养。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也是实实在在的拉动了当地经济水平。当地政府也是非常重视中学。附近所有影响学习的一切事物不见踪影。什么噪音扰民,什么娱乐设施,一切都是不存在的。唯一的任务,唯一的目的就是保障孩子的学业。

毛坦厂中学(六安市毛坦厂镇学府路1号 )位于六安市辖区最南端,六安、舒城、霍山三地交界地带,东面是舒城五显镇,西面是霍山与儿街镇。离市区54公里。

毛坦厂中学教学成绩很牛,但是学生确实是真的苦!

毛坦厂中学是把应试教育发挥到极致的中学之一,总之就是学学学,冲刺、冲刺、再冲刺,不怕考试考不好。上过班的人应该都知道华为是个很狼性的企业,里面是真的累,不过确实能学到东西,能挣到钱。而毛坦厂中学甚至比华为更狼性,更苦,一周休息半天,早六晚十,每天就是三点一线的跑着,几乎全年都在教室里待着。不过许多人还是选择了坚持,因为他们的父母鼓励他们,要求他们,而且他们自己也要求自己,还有就是周边同学的努力让你不得不坚持,因为你必须要加油,不然就会被淘汰。当然,也有一些之前家庭条件比较好的,之前没有受过这样的苦,压力突然增大使得他们难以承受。

总之,毛坦厂中学整个学校给你的感觉就是:不努力就要被淘汰,只有坚持才能成就未来!

不过这种高强度的教学方式也确实成绩显着,看下图感受下:

这是17年毛毯厂中学的高考战绩,连续四年本科达线突破10000人,一本3761人,600分以上62上,一本达线率52.13%,本科达线92.5%。这个数据真的是恐怖,但都离不开老师和同学们的共同付出,他们用行动和成绩证明了自己的努力,不管过程多艰苦,起码他们成功了,向他们致敬!

关于毛坦厂中学的这种教学方式,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什么建议,可以留言讨论下。谢谢大家!

您好,首先感谢邀请!

您在上海呆了四年了,应该习惯了上海的快节奏生活!毕竟上海是中国第一大城市,也是经济重心!这里到处充满商机,如果你很喜欢这里的话,并且自己在这混得还不错的话,完全可以继续在上海生活!想父母的话,也完全可以把他们接过来!

但是如果在上海混得不太好,个人建议还是回家吧,虽说上海的工资水平高,但上海消费水平也高,竞争激烈,房价也超高,低收入人群在上海是不可能有好的生存环境的!相反,近几年广大中小型城市发展迅速,到处充满商机,完全去家里中小城市去开疆扩土!

毛坦厂中学是在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毛坦厂镇,是安徽省重点中学。这个在大山深处的中学,因为每年极高的升学率和数量庞大的考生数量而受到全省甚至全国的关注,每年高考前的万人送考更是受到央视等多家媒体的关注和报道。一个小镇的一所普通中学为什么会受到这么高度的关注呢?因为毛坦厂中学的管理特别严格,并且学习的氛围很好,是个学习的好地方,现在也是有越来越多的家长愿意把孩子送到那里去学习,希望他们能在那里通过三年的努力考上一所好的大学。对大部分学生来说,高考是他们改变命运的唯一方法。毛坦厂中学老师对学生的管理可以说是非常严格,为保证学生们能心无旁骛地学习,在那里没有娱乐活动,在这所学校里决定考生能够考上好大学的因素不是智力因素,更多地是努力。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只有足够努力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毛坦厂中学是中国最神秘的“备考学校”之一,这是一所强化记忆的工厂,有2万名学生,人数是该镇的官方人口的四倍。这也是中国唯一没有电子游戏厅、台球厅和网吧的小镇。

毛坦厂坐落在中国东部省份安徽,周围是沟壑丛生的山峦。它的主街道上空荡荡的,一个男人在机动三轮车上打瞌睡,两个老妇扛着锄头朝城外的稻田缓缓走去。如果你在上午的11点45分之前,你会发现这个小镇安静地过分,商店无人光顾,就连镇里的神树下也没人许愿,在宽大的树冠下,一柱香在一堆灰烬上闷烧着。

一分钟后,就在11点45分,寂静被打破了。上万名少年涌出了毛坦厂中学高耸的大门。其中很多人都穿着同款的黑白两色风衣,上面印着英语口号“I believe it, I can do it”。现在是午餐时间。

对中国家庭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比高考日益迫近更磨人了。毛坦厂中学的学生大部分来自农村,而高考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他们不被农田和工厂生活所局限,能靠努力学习和高分来改变家庭的命运。

高考是中国古代科举制度的当代化身。科举把年轻男性筛选到国家官员体系中,通常被视为世界上第一个标准化考试制度,延续了1300多年之久。如今,每年有超过900万名高考考生(参加美国SAT[学术能力评估]和ACT[美国大学入学考试]的学生合计不到350万)。中国学生自从进入小学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承受着死记硬背和机械重复的压力。

中国标准化考试的马拉松不仅提高了公众的文化水平和政府的控制力,还造就了世界上最可怕的考试达人。毛坦厂中学满足的主要就是此类学生的需求。它被隔绝在安徽的山脚下,距离最近的城市有两小时路程,以屏蔽了现代生活的干扰为傲。学生不准使用手机或笔记本电脑;大约一半的学生住宿舍,房间里特地没有装电源插座;不准谈恋爱。另外一半学生住在镇上,大多与母亲一起栖身在狭小的隔间里。当地政府已经取缔了一切娱乐场所。这可能是中国唯一没有电子游戏厅、台球厅和网吧的小镇。

青少年自杀率往往随着高考的临近而上升。两年前,一名学生在网上贴出了一张震惊众人的照片:在一所公立高中的课堂上,学生们埋头看书,所有人都在打点滴,以便获得继续学习的能量。

毛坦厂每个房间里住着10名甚至12名学生,全都是上下铺。窗口覆盖着丝网,学生半开玩笑说,这是为了“防止自杀”。丝网上挂满了晾晒的袜子、内衣、T恤和鞋子。宿舍几乎没有什么设施—没有电源插座,没有洗衣房,在去年修好一个独立的澡堂之前,连热水都没有。

教师的冷酷口头禅:

“永远不要忘记你的失败!”

在毛坦厂的校园里,积极性最强也最疲惫的人,或许就是这里的500名教师了。该校教师的基本工资是中国普通公立学校的两到三倍,奖金常常会和工资一样高。每有一个学生被一类大学录取,六个人组成的教师团队(一个班主任,五个不同科目的教师)就能获得5000元的奖金。

退休的化学老师杨启明说自己见证了毛坦厂中学从一所贫穷的学校,膨胀成今天这种巨大规模的全过程。在他1980年加入教师队伍时,这里还只有800名学生,而在这所中学壮大的同时,多数乡村学校都在萎缩,因而这种转变殊为惊人。

尽管如此,他对死记硬背造成的压抑效果仍然颇有怨言。“总是这样学习,娃娃们的脑子都僵掉了,”他说。“他们知道怎么应付考试,可是不会独立思考。”

在老师们看来,一个学校就应该有自己的制度,毛坦厂可能会更严一点,但绝不是非人生活。毕竟进入毛坦厂中学学习的,很多都是成绩“有问题”的学生,而不是衡水中学的那种“尖子生”。补习中心全部是高四学生,来自安徽各地甚至省外。这也是中国最大的补习中心之一,一栋楼里补习的考生超过5000人。

班主任的日常工作非常辛苦—每天17个小时监督100到170名学生—所以学校规定,这个岗位只招年轻的单身男性。班主任岗位竞争很激烈,教员室的墙上张贴着图表,按照每周考试的总成绩给每个班级排名次。到了年底,学生成绩垫底的教师可能会被开除,难怪教师用来激励学生的方法可能会很粗暴。

除了用尺子敲打指节之外,一些老师还让学生在模拟考试的“死亡比赛”中较量—输了就要被罚站一上午。有次罚站的情形让众人议论纷纷:一个后进学生的母亲,被迫在儿子的教室外站了一个星期。

对于复读的学生,教师们有一句冷酷的口头禅:“永远不要忘记你的失败!”

为了激励学生,很多班主任的口头禅是“两横一竖,干!”

“常忆高考落榜时,匹夫当有凌云志”,这是挂在一间复读班教室里的口号——学校并不介意以自揭伤疤的残酷方式,以失败者姿态制造焦虑、激发斗志。

毛坦厂考前的各种奇葩迷信风俗

随着高考一天天逼近,毛坦厂镇的高考气息一天天浓厚起来。街边小贩一边卖葱,一边卖印着“金榜题名”的孔明灯。米上刻字、推卦算命的摊子都适时出现。

在毛坦厂中学那棵百年枫杨树下,香灰堆了一米多高。墙面上的红绸、锦缎已褪了颜色,覆盖着崭新的锦旗“我求神树保佑,我子考上一本”。大树旁,香烛摊一路绵延至中学门口。

6月,大批学生离开学校赶赴考场的前一天晚上,几十盏飘动的孔明灯照亮了黑暗的天空,它们发出空灵的橙色光芒,越升越高,犹如一个象征着希望的星座。考生的家人点燃了浸过油的布团。热气把孔明灯带离地面,人们的祈求声也变得更响亮。“请让我的儿子上分数线!”一位母亲吟诵着。

明亮的孔明灯顺利地升上夜空,其中一盏被电线缠住,放飞这盏灯的母亲看起来深受打击,这是个恶兆,预示着她孩子的高考分数会“过不了线”。

尽管这座镇子将备考转变成了死记硬背和不断重复的机械程序,但是毛坦厂仍然充斥着走投无路之际产生的迷信和风俗。许多学生都有某种“护身符”,比如红色内衣(人们认为红衣服很吉利)、安踏牌的鞋子(对勾形的商标让人联想起正确答案),或者从学校大门外的商贩那里买到的“健脑”茶包。镇上最畅销的营养品是“脑清新”和“六个核桃”(核桃之所以被认为可以增进脑力,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形状像大脑)。杨维的父母好像并没有特别迷信,但是他们愿意支付很高的租金,就为了住得离神树及树下大约三尺高的香灰近一些。

大概没有哪个中国乡镇,会像这个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厂镇一样,似乎只为高考而生:小镇里饭店叫“状元酒楼”,超市叫“学府超市”;镇卫生站里贴的是中学班主任的联系电话;卖得最好的保健品是脑清新和五个核桃;街上打出的横幅是“××品牌伴学子安心踏实马到成功”;甚至连三轮车上也挂着高考倒计时牌;临近高考,连皮鞋摊都打出了“庆高考,大放价”的促销广告……

学生说,在这里读书就等于坐牢

学校超市里,一片密密麻麻的手机电池和台灯正在集中充电,上面写着主人名字,五角钱一次——原来,为了防止学生娱乐,女生宿舍里连电源插座都没有。刚到金安中学,女生王玲就被“震撼”了。

而在毛坦厂,班主任让她做好“坐牢”的心理准备,“有期徒刑,一年”。

毛坦厂生活是这样:早上6:00起床,6:30早自习,7:30早自习结束,吃早饭,8:20上课,也就是就50分钟离开教室去吃早饭,中午12:00放学,下午两点2:00上课,大多数都是吃了中饭,立马回到教室随便趴一会就看书,下午5:30下课,然后吃晚饭,6:30晚自习,一直到10:30,就是做题做题做题,11点学校关灯,大多数同学都是下了晚自习一直看书到11点熄灯再回去。

老师戴着扩音器上课,151名学生挤满教室,“笔掉了都不能弯下腰捡”。逢考试时,学生便自觉拿出一块白板立起隔开。因为人太多,他们没有举办过运动会。当然,音乐、体育课已在高三课表上绝迹。

结论是,只要高考存在,应试教育便没有废止的理由。尤其是对于农村孩子来说,这仍可能是他们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

对于说农村孩子应该素质教育的人,借用《无间道》里的经典对白来结束这个答题:

“给我一个机会”“怎么给你机会”?

“我以前没得选,我现在想有素质教育”

“行,跟学区房说去,看他让不让你有素质教育。”

“那就是让我死了?”

“对不起,我是一个人才”

“考不上,谁知道?

谁了解生存往往比命运还残酷,只是没有人愿意认输,我们都在不断赶路,忘记了出路。

2017年是自1979年恢复高考的40年。那年的冬天,500多万青年涌向考场,明天中国则有940万考生。

在中国,高考作为改变若干家庭,尤其是普通家庭子弟命运的重要通道,家长们咬紧牙关,砸锅卖铁也要送子女读书,高昂收费的民办学校及培训机构就有其存在的空间。

明天又是一年的高考日,随着一批学生参加完高考毕业,即将到来的暑假也许会让毛坦厂镇这个地方暂时安静下来,但很快又有一批新的复读生和他们的陪读父母到来,当然还有一批新的生意人涌进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